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宁卉 > 《星球大战》中的纳粹元素和“意志胜利”

《星球大战》中的纳粹元素和“意志胜利”

刚刚在中国大陆上映的《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再次开启了对那个“很久很久以前,一个遥远的银河系”的幻想。银河帝国覆亡三十年后,绝地武士的力量在灰烬中显露,天行者家族第三代继续开挂,宇宙最快“千年隼号”重现天际;与此同时,新诞生的黑暗政权“第一军团”(First Order)企图将银河系带入深渊……又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星战中的反派形象总是一眼能辨,除了一身黑袍面目模糊的黑武士,还有冷血无情的帝国军队,比如“第一军团”指挥官赫斯将军(General Hux)。当他开启强悍的弑星武器,站在阴冷肃穆的广场上面对暴风兵振臂宣战时,那冷酷无情的模样、对秩序的渴望、不容置疑的口吻,以及似曾相识的军服和口音,是否也让你想起二战时期的德国纳粹领袖?

△网友制图对比两人指挥军队的场景:星战7中的赫斯将军(上)像极了二战时期的纳粹领袖(下)

△星战7中“第一军团”的指挥官赫斯将军

星战的黑暗势力中,满是纳粹的身影,银河帝国暴风兵(Stormtroopers)的名字,干脆取自纳粹德国时,希特勒建立的“冲锋队”(德语Sturmabteilung);前传中出现的黑暗势力同盟,不是日本口音,就是意大利口音,连战舰模样都是直接参照二战时的战斗机。

星战的创立者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没有否认过对二战的大量参考,细心的观众也能发现忽隐忽现的希特勒身影。反派首领西斯大帝曾以银河共和国议员身份,巧用外交得势,并最终推翻了共和国,这番剧情与希特勒上台的历史惊人相似。故事里,西斯大帝先与反对绝地的杜库大师(Dooku)联盟接着极速违约——这一计谋有章可循,现实世界中,希特勒曾在1939年签订《德苏互不侵犯条约》后迅速反悔。

2012年,迪士尼从卢卡斯手里买下了星战系列,也买断了重塑星战的主导权。虽有易主,但星战隐含的二战背景并未丢失,最新篇章中黑暗政权“第一军团”在英文中写作“First Order”,这与纳粹鼓吹要在全世界建立的“新秩序”(“New Order”)并非巧合,而是源自导演J·J艾布拉姆斯(J.J. Abrams)的假想:“如果纳粹在战败后,逃离到阿根廷,是否会重建组织,依然效力帝国呢?”

迪士尼不仅是星战大老板,还手握漫画公司漫威(Marvel)。不必说,漫威也有一批“死忠”。自《钢铁侠》大获成功以来,各路超人在大银幕上花样百出,走在《复仇者联盟》的星光大道上,钢铁侠、蜘蛛侠、美国队长、蚁人、绿巨人等不一而足。漫威电影,已经建立起了一个庞大、完整的宇宙观。

这个虚拟宇宙里,人物情节繁复,外星人、古代人连番出现,但地球上大反派的重责,始终由一个终极敌对组织“九头蛇”(Hydra)来承担。杀死钢铁侠父亲的凶手和渗透“神盾局”的罪魁祸首都来自这个组织。“九头蛇”的终极目标就是建立“法西斯世界新秩序”——这个虚拟的恐怖组织虽然号称比埃及历史还久远,却仍然逃不出二战一个纳粹将军的世界观。

主流科幻电影反派角色,非人类的角色不是怪兽便是机械——即便是外星人,也常是这两者的混合模样,而人类形象,则通常带着德国纳粹、俄罗斯人或者中东恐怖分子的色彩。不难想象,人类对机械和动物的“无人性”,有着深刻担忧与恐惧,但将我们自身的反派形象集中在二战、冷战及恐怖分子之身上,却是一个已成为惯例的偏见。

△美国队长和死对头“红骷髅”

二战开始后,美国各种类型片里,纳粹一直是反派角色的简便选择。纳粹显然适合扮演反派——他们一律是冰冷、服从、无情的,有时也是嗜血、暴怒、杀戮成性的。但重复了半个多世纪后,大多电影只是停留在套路和口音上,观众未必意识到他们出自纳粹原型,反而对德语或德国人产生偏见。这与总是来自俄国的黑帮老大、永远来自中东的恐怖分子一样,从银幕上影响着人们对好坏善恶的定义。

建立一个有血有肉的“反派”,并不容易,电影时长有限,要在建立起主角生平的同时,准确思考、描述“恶”,考验编者能力。相比而言,纳粹、黑帮和恐怖分子,都是便宜选择,多只是为主角提供一个抗争的背景。科幻电影称颂人类的幻想、创造能力,却在刻画反派画面时,显得贫瘠单一,让观者和创造者都心有不甘。

接下来五年内,将再有五部星战影片上映。只希望接下来的这几部作品,在塑造反派的时候,能更有想象力,而非只图方便。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