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宁卉 > TTIP:美国送给欧盟的“特洛伊”木马?| 欧盟观察

TTIP:美国送给欧盟的“特洛伊”木马?| 欧盟观察

你应该已经被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刷过屏了,10月5日在美国亚特兰大达成TPP协议的12个国家,中国并未在列。舆论普遍认为,这个庞大的自由贸易国际集团将对亚洲经贸产生重要影响。

与此同时,全球的贸易版图都在发生变化。跟TPP长得很像的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最近正式进入了第11轮谈判。TPP与亚洲建立联系,TTIP与欧洲建立联系(其实还有一个TISA,关注国际银行与保险服务),这都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任职期满前最渴望达成的“政治遗产”:TPP因其涵盖了几近40%的全球GDP而惹人眼;TTIP若签下,则将横跨全球60%的GDP,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两个都达成的话,TPP-TTIP意味着全球大约三分之二的经济体之间将实现自由贸易。

欧盟说,TTIP能让欧洲每个人都多拿到545欧元,但民众并不买账。这个在欧盟与美国间反复商量的双边协议,在欧洲面临着很强的反对声音。一个反对TTIP的网上请愿得到了近330万人的签名;10月10日,由政党、非政府组织和工会等发起的反TTIP游行,在柏林、阿姆斯特丹和伦敦都有进行,其中柏林的游行就吸引了近25万人的参与。

欧洲对自由贸易理念的信仰由来已久,与美国的贸易往来也一向极为重要(美国是欧盟的最大贸易伙伴),TTIP标志着更广、更自由的贸易往来,又有赤裸裸的金钱诱惑,因何会引来争议连连,以致被描绘成一个心怀不轨的“特洛伊”木马?

反对TTIP的欧洲民众

这要从2014年3月从欧洲委员会泄露出的一份协议草案开始说起。这之前,TTIP听起来是一个虽然有些乏味,但前景明朗的政府间对话。但是这份泄露出的草案将人们的注意力引向了ISDS,即“投资者与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这个机制将给外来投资者更多地影响东道国的权力——投资者若申诉他们在投资国受到不公正待遇,可以要求东道国做出补偿。但是,很多欧洲国家(反对声最大的是德国、法国、奥地利和英国)并不愿意外资来干预本国从食品安全、环境保护到公共健康等一系列的公共政策。而且,欧美在这些领域的标准多有不同,批评者担心美国大公司的进入,将降低欧洲的标准,而这些领域,从医疗设备涵盖至汽车安全系统,触动众人神经。

普通民众担心这会给跨国公司过多权力,损害消费者权益和工人权益。最好的例子便是最低工资水平,人们担心,如果本国政府提高最低工资,外商通过ISDS机制将有起诉政府的权利,其申诉也许会左右、甚至制约政府纳入最低工资标准的决策 。类似的例子已经在其他国家发生了,比如在埃及,因为政府纳入最低工资,在埃及投资的法国威立雅集团转而起诉埃及政府。

欧盟贸易委员代表塞西莉亚(Cecilia Malmström)最近建议,ISDS可以由一个“投资法庭”来替代;但反对者说,这只是换汤不换药,且欧美都有健全的法制,没有必要再向国际法庭让渡主权。

TTIP的不透明引争议

同时,此类谈判过程的不透明,也让反对者怨声连连。有近330万人支持的“Stop TTIP”上,开篇便说,官方说这些协议是为了创造就业机会、增长经济,但其实,只有大公司会受益,并非公民,而且GDP增长并不意味着就能消除不公正。TTIP筹备阶段的590场会议中,92%都是跟公司代表进行,只有寥寥几个有消费者和贸易协会的代表参与,草案中一些文字甚至是直接从商业说客的笔下拿来,而未经过公众的建议。

面对舆论汹涌的指责,欧盟曾在2014年决定将ISDS的谈判搁置,并向公众咨询意见。但今年9月底,欧盟和美国的首席贸易官员都宣布将加速TTIP的双边谈判。此时,这两个贸易巨头正同时加紧进行其他各个国际协定。新一轮谈判正在进行,民众的反对游行也连连升温。可即便TTIP无法像TPP一样“最大程度上”顺产,即便欧美间只是签订一个最低程度的标准,这项协议给大西洋两岸带来的影响,已经不可估量。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