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宁卉 > 好经济换重雾霾,新德里:我们完胜北京

好经济换重雾霾,新德里:我们完胜北京

联合国气候大会上,中国和印度这两个碳排放量极高的新兴大国依然难逃指责。不同的是,中国今年连续做出谨慎但罕见的积极姿态,这让不妥协坚持“气候变化是富国责任”的印度面临更大的压力。在用煤电换取经济发展的道路上,印度正走在中国的老路上。

中国和印度同属气候谈判中的“发展中国家”阵营,但两国的碳排放量加在一起,却高达全球碳排放量的30%。事实上,中国自2007年起,就位列碳排放量第一,而印度自2012年起位列第四(美国和欧洲分列第二、第三)。中国和印度一直以发展的正义,来解释本国对化石能源的依赖;发达国家则一直以未来的名义警告,无论发展怎样正义,温室气体的排放以及煤油能源带来的污染不能忽视,新兴发展大国同时作为碳排放大国,必须一起承担制约碳排放量上的责任。

△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争议由来已久

不仅发达国家言辞凿凿,发展中国家也对新兴大国多有怨言。发展中国家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以应对气候变化。一直“发育不良”的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便是一例——发达国家2009年承诺将在2020年内投入1000亿美金,资助各国应对气候变化从资金到技术等方面诸多需求,但无论在是资金来源还是使用方法上,缔约方的分歧依然严重。同时,在一些更小、更易受气候变化威胁的发展中国家看来,印度非但不应该从发达国家提供的资金中获益,反而应当扮演更为积极的角色,主动出资帮助。

中国的态度出现了谨慎的变化。中国是新兴发展中国家中第一个提交减排承诺的发展中国家,并承诺到2030年,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将达到峰值,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0%至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上升至20%左右。中国拿出了200亿人民币建立“中国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同时,在低碳转型这条道路上,中国走得风生水起,已然成为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资最大的市场。

△左图为11月25日的德里,右图为12月1日的北京

这与中国自身经济放缓、亟需进行能源转型的国情直接相关。但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仍将大量依赖化石能源,并将经历艰难的产业转型。巴黎气候大会进入第二周的闭门谈判,将在12月11日拿出结果,这几日中国代表团抵制定期向联合国提交碳排放数据的消息屡见报端。

印度一贯的立场也是不能牺牲经济发展,不过态度更为强硬,因而招致更多指责。莫迪在气候大会开幕前发表在英国《金融时报》上的一篇评论中说:“不能为了少数人的生活方式,而把大多数仍然处在发展阶梯第一步的人排挤出去。”其实是在告诉全世界,气候变化议题中,发达与发展中国家的分歧,不会在巴黎终结。尽管印度碳排放总量第四,但人均碳排放量不过是美国的十分之一、欧盟的六分之一,只是中国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水平;同时,印度今日仍有近3亿人口没有电用,因而印度将“不得不”继续发展煤电。莫迪认为,正是凭煤电发展起来的发达国家,没有权利来告诉印度该怎么做。

国际组织绿色和平的负责人奈杜(Kumi Naidoo)向莫迪写了一封公开信,重申国际社会对发展中大国的期待:“印度是否可以为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奠基?您作为全球五分之一人口的领袖,是否可以成就历史,为这个世界达成一个协议?”但在莫迪看来,印度绝对优先的需求,并不是成为英雄,而正是中国在过去几十年中所做的——不遗余力搞发展。

然而,如果沿袭目前的发展模式,印度将在2030年成为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第二大的国家,也将继续为“粗放”发展模式买单:全球污染最为严重的20个城市,有13个在印度。在气候变暖面前,印度十分脆弱。今年五月,印度南部省份遭受到的极端炎热天气(温度最高时接近50摄氏度)造成了数千人死亡;莫迪抵达巴黎气候大会的同时,印度第四大城市金奈被突发的洪水完全淹没。

菲律宾、孟加拉国和哥斯达黎加等气候脆弱国家近年开始独立成团,希望得到重视。他们在巴黎大会上提出了1.5摄氏度的控温目标,直接抗议2度控温的标准。这个要求得到了欧盟和其他大国的支持,成功进入气候协议的最终文本。学界警告,全球气温若不能控制在较前工业化时期升高2度之内,将给全球带来不可逆转的灾难;但对于这些国家而言,2度控温已经不够,海平面的上升意味着一些岛国居民将舍弃家园,沦为难民。然而今天的巴黎大会上,连是否能够同意3度控温,都还未知。

气候大会召开的这两周,北京饱受雾霾折磨,而新德里同期的空气,一样糟糕。在巴黎之后,中国和印度面临的减排压力也不会降低,不如快速适应新时代的能源图景,将压力变成动力,从低碳经济中获益。

推荐 4